美!6朵“山茶花”舞出山城韻味
2019年10月04日 10:01 來源:重慶晨報

  在10月1日舉行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群眾游行活動中,“魅力重慶”彩車上6名身著山茶花造型服飾的女孩,用她們曼妙的舞姿,綻放著“重慶魅力”。她們都是重慶文化藝術職業學院的學生,盡管只有6人“出鏡”,但加上兩位替補,一共有8名舞者參加了培訓。

  身高最低165厘米,在學校選拔了幾輪

  6月底,重慶文化藝術職業學院接到任務,選一些舞蹈專業的學生,參加彩車項目。“那個時候沒有給我們說具體是什么項目,只提了要求,女生凈身高要165厘米,舞蹈基礎扎實。”聽到身高要165厘米,剛剛達標的潘婷銚有些猶豫,“怕涮下來。”

  但不愛示弱的她,依然報名,參加了第一輪的挑選。

  “去報名的路上,我一路都是挺直腰在走,就害怕老師說身高不夠。”潘婷銚到了現場,老師問了身高,“再看了一下,就讓我上樓參加舞蹈動作的測試。”

  過了身高這一關,潘婷銚輕松了下來,可等她上樓才發現,試的舞蹈是現代舞,和她民族舞的專業,還是有差距。“我就認真仔細看老師的動作,盡自己最大努力去跳。”跳下來,潘婷銚成功入圍12人的大名單。

  名單確定后,潘婷銚和同學們只知道自己可能參加一個大型活動。直到7月下旬,來到迪馬工業的保密車間,“我們才知道是要在“魅力重慶”彩車上跳舞,之前只告訴我們是大型的活動,沒想到是這么大型的一個活動,突然就感到壓力有點大了。”

  天氣熱訓練強度大,女孩們陸續發燒

  壓力大也要堅持。

  為了能在彩車上自如地跳舞,她們每天都要從位于巴南的學校,坐車到茶園進行排練。

  保密車間,又熱又濕,加上現場還在加工,“油漆味、焊鐵的味道都混在一起。結果我們8個女生全部都發燒了。”舞蹈隊隊長陳昱伽說。為了不影響進度,“我們如果上午排練,下午就去輸液。下午排練,就抽上午的時間去。”

  那段時間潘婷銚的癥狀最明顯。潘婷銚回憶,那次她剛跳了一遍全是女生的舞,準備再跳男女合跳舞蹈時,“腦殼突然刺痛。”感覺不對勁的潘婷銚馬上告訴老師。“老師和院長給我喂水,還護送到醫院急診。”

  生病這段時間,潘婷銚特別想媽媽,“但又不敢給她打電話,我怕我會控制不住。”

  8月20日,調休中的潘婷銚、陳昱伽、李金澍等四位同學接到通知,第二天回學校參加排練。家在四川的李金澍和潘婷銚直到晚上才回到學校。這時候,“我們發現以前12人的隊伍,只有四個人被叫了回來,另外新增了四名小伙伴。而且舞蹈動作全改了,確定了山茶花方案。我就只有跟著先到校的同學學動作。”李金澍說。

  學習時間太短,在一次排練中,李金澎錯了一個動作,正好被編導發現,于是便成了替補隊員。

  當替補一個月后,她正式進入大名單

  “當時還是很迷茫,不知道我們到底去不去北京。有一次我和另一位替補舞者坐地上偷懶,編導就叫我們起來練,說我們也會去北京的,如果有人跳不好,同樣會換下來,讓我們準備得好的人上場。”

  這一下,李金澍仿佛看到了曙光,主角怎么練,她怎么練。到了北京,主角們站在彩車上跳,“我們就在車旁邊的地上跳,絲毫不敢懈怠。”

  9月22日全要素彩排后,舞蹈隊接到通知,“我們有些舞者是坐著跳的,加上彩車有一定高度,動作幅度小了,就不好看。”

  第二天,編導就從重慶飛到北京,重新編舞。編導怎么編,李金澍就怎么學。

 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。

  9月25日在彩車村排練,李金澍被編導叫去換山茶花的舞蹈服裝,“還讓我弄頭發,我想替補不用弄,就順口答了一句‘這個可以吧’。”結果被編導催促,“喊你弄,趕快弄。”

  這時候,“我就有點感覺可能要上去。”直到那一天,編導才給李金澍說了,她第一次被換成替補的原因。“因為編導在一次彩排中,看到我錯了一個動作,但我就只是那個動作錯了,正好被看見。”她笑了笑,“還好我沒放棄。”

 

  重慶晨報·上游新聞記者 羅薛梅 蔣艷 北京報道

-
【編輯:羅永皓】
极速快三稳赚玩法计划